您的位置首页  高等教育  大学

【百家廊】何為大學?何為大學教育?

【百家廊】何為大學?何為大學教育?  「大學的墮落已經令人難以…

原标题:【百家廊】何為大學?何為大學教育?

  「大學的墮落已經令人難以。」著名教育家章開沅說過,很多人似乎忽略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何為大學?何為教育?大學教育如何為?錢學森曾問過總理:中國大學為什麼培養不出一個能獲諾貝爾獎的科學家?但是,並沒能改變「李約瑟難題」的慣性。排除偏見,一個小小的日本,就有10多人獲得物理學、化學、醫學和文學的諾貝爾獎。

  對比蔡元培的「大學觀」,近百年過去,他所痛陳的大學頑疾較之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所謂大學者,非僅為多數學生按時授課,造成一畢業生資格而已也,實以是為共同研究學術之機關。」

  《大學教育》共收錄著名教育大師蔡元培就任大學校長期間的作品和講稿40餘篇。在書中,編者分別從北大篇、學生篇、教育篇、文化篇、世界觀篇、生平篇等6個篇目呈現蔡元培開風氣之先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大學是「純粹研究學問之機關」,不是「灌輸固定知識的場所,更不是養成資格、販賣畢業文憑的地方」。蔡元培一生以革新和革育為職志,他一再勉勵學生要養成「創造的能力」。

  2016學年,我國各類高等教育在校生總規模達到3,699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42.7%,居世界第一;全國共有普通高等學校和高等學校2,880所,是名副其實的高等教育大國。到2020年,若干所大學和一批學科進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學科進入世界一流學科前列;到2030年,更多的大學和學科進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所大學進入世界一流大學前列。

  但是,「專業多、課程多、教授多、學生多、校舍多」並不是世界一流大學的必然,經濟上的成功並不意味教育產業化的成功。當大學失去了理想主義和獨立,也就失去了培養精英的生產力。

  當大學讓教育變得數據化,象牙塔就墮落成生產不合格產品的小作坊、黑作坊。這就意味,大學教育的目的是育人而非製器。蔡元培強調,「教育是幫助被教育的人,給他能發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於人類文化上能盡一責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種特別器具。」

  「大家小書」的開本不大。但是,「書的作者是大家」。若論學術性,「相當重」︰其歷史之貢獻在「救活了大學」,「開出一種大氣,釀成一大潮流」;其現實之意義,在於指導「雙一流」建設,在於建構現代大學之。那麼,什麼是現代大學之呢?用蔡元培的話說,「大學為研究高深學問之地」,是「純粹研究學問之機關」,不是「灌輸固定知識的場所,更不是養成資格、販賣畢業文憑的地方」。無論教師還是學生,都不應「委身學校而縈情部院」,或 「以大學為陞官發財之階梯」,而「當有研究學問之興趣,尤當養成學問家之人格」。 在擔任大學校長後,更是反覆申述這一思想。1917年1月9日,他在就職校長的演說中更是開明義︰「諸君來此求學,必有一旨,欲求旨之正大與否,必先知大學之性質。今人肄業專門學校,學成任事,此固勢所必然。而在大學則不然,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他特別強調了大學對於社會的引領和服務功能: 「指導社會,而非隨逐社會也。」作為「社會之模範、文化之中心」,蔡元培希望「給人人都受一點大學的教育」。

  從前清翰林一變而為志士,蔡元培的一直以革新和革育為職志,他一再勉勵學生要養成「創造的能力」,他的一生堪稱一部「教育史」。在任北大期間,蔡元培堅持「思想、兼容並包」的辦學原則,主張「教育獨立」、「五育並舉」,提倡教授治校,管理,使大學一躍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發源地。我以為,欲通過「雙一流」建設把大學建設成研究氣息濃厚的學術機構、欲研究純粹的高深學問,須借鑒蔡元培「思想,兼容並包」的辦學方針,此乃「世界各大學之通例」。

  何為思想?思想即「一己之學說,不得束縛他人;而他人之學說,亦不得束縛一己,而應任吾人討論」。「兼容並包」,即不同的、相反的學術見解或派別存在且任其「發展」。實踐證明,正是蔡元培提出了「研究高深學問」(大學定位)和「思想,兼容並包」的辦學方針,「把北大從一個官僚養成所變為名副其實的最高學府,把死氣沉沉的北大變成一個生動活潑的戰鬥堡壘」(馮友蘭語),使得大學「學風丕振,聲譽日隆」(周天度《蔡元培傳》)。

  「大學最基本的功能仍然是學術活動,大學的其他主要活動只有與教學和學術相關聯才具有性。」正如前密歇根大學校長杜德斯所言,學術性是大學的根本屬性,是大學長葆生機活力的根基。新時代,學術性依然是一流大學的本質特徵,堅持學術立校不僅是大學的本質要求,還是建設一流、世界一流大學的重要一環。

  在《大學教育》中,蔡元培談了大學,談了大學教育:在學校管理體制建設上,蔡元培倡導「以教授治理校務,用制度,決定政策,以分工方法,處理各種興革事宜」。在學科及課程建設上,蔡元培主張按「學」與「術」分類規劃組建學科,「尚自然」、「展個性」。在師資隊伍建設上,蔡元培力主「兼容並包」,新舊各派「並坐而論,同席笑謔」。

  隨時間的流逝,蔡元培的辦學非但沒有失彩,相反,對我 們實現教育強國夢,建設「雙一流」大學還頗具指導意義。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