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高等教育  职业

北大青鸟杨明:职业教育繁荣背后的隐忧

北大青鸟杨明:职业教育繁荣背后的隐忧  “现在IT职业教育也好,整个职业教育形势也好,我觉得整体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

原标题:北大青鸟杨明:职业教育繁荣背后的隐忧

  “现在IT职业教育也好,整个职业教育形势也好,我觉得整体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北大青鸟IT教育CEO杨明如是说。

  —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是不是还有核心的竞争优势,这是判断的标准。一个企业的扩张如果完全是另外开辟一个行业,这在我做总经理期间是很难发生的,我比较强调专注。但是如果这种扩张是能够发挥我现有的核心优势,我觉得行业界限就不是了。

  —教育是最传统的一个行业,从持续经营一个企业的角度来讲,我的体会不是说每天都要大量地组织创新,我觉得第一件事情还是踏踏实实地把人家以前做好的事情,能够到不降低标准还能够提高标准地持续地做下去。教育这个行业,比创新更重要的是持之以恒。

  —我希望把事情想清楚了再去做,没想清楚,宁可晚做一会,也没有关系。我只是一个职业的总经理,还不能叫企业家。企业家喜欢抓住机会,如果有机会,企业家会第一时间把它手。至于怎么去做,让我这样的人来做,我就是一个职业总经理,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位。

  杨明的办公室,朴素得几乎没有什么色彩,以至于除了窗边几颗巨大的绿色植物外,整个办公室找不到黑白以外的颜色。这种“黑白分明”除了让人产生视觉震撼外,也让每一个进入办公室的人不自觉的对主人产生一种距离感,而正是这种距离感,又给人想要探究的。

  这个房间如同杨明给人的第一印象,安静而不张扬。他作风低调,行为含蓄,在与人保持一定距离的同时,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高雅气质,让人忍不住的靠近。短暂的交流后记者发现,在他谦虚平静的外表之下,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强烈自信。例如谈及对职业角色的定位时,谦和的杨明一反常态的强调,“我只是一个职业总经理”,而并没有接纳记者关于“职业经理人”的提法。

  从2002年起,北大青鸟APTECH连续七年高速增长,从最初8.3%的市场份额到如今市场占有率38.6%,营收多达18个亿,杨明所率领的北大青鸟APTECH无疑是IT职业教育行业最大的赢家。

  “我觉得成功里面很少有标新立异的东西,所谓的标新立异,只有两个例外。第一是当初我们率先提出培养软件蓝领,这个在当时社会上是全新的东西,引发好几年的变革。第二是我们率先提出教育是可以标准化的,并且经过几年的实践成功了。”说这话时,杨明语调平和,轻描淡写,也许在他眼里,这两个在业内人士看来颇具影响力的“例外”,这两个甚至可以说是性的概念,却并不是北大青鸟APTECH成功的根本原因。

  “中国教育行业出现问题时,往往只看过程,而把结果扔一边。”比如说高等教育,老师上完两节课之后,你还能把他怎么样,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认为他所有的任务结束了,我们把过程当作了结果,认为把这个事做了就是结果。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困难,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但有谁想到去投诉自己的母校?上四年大学,花了几万块钱,却找不到一个工作,培养人才的大学难道不该负责任吗?教育这件事情,大家都忘了结果是什么,只把它当成一个过程,上完大学就是上完大学了,结果是什么?就是一张纸,大学毕业证书。这是教育在某种层面上的一种迷失。

  “但我们不能像高等教育这样做事,我们的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会来找我们,甚至会到行政管理部门投诉我们。”杨明说,北大青鸟APTECH成功的原因在于把最传统的教育回归到它的本质,职业教育抛掉形式的东西之外,追求它真正的结果——就业。用传统的方法、传统的、传统的价值观做IT职业教育,并且能够不降低标准甚至提高标准地持续地做下去,把想做的事情做成真的了,不是简简单单地当作过程。“这才是我们成功的关键,而不是靠每天的创新。”

  “整个社会资源在教育投入上不均衡,职业教育目前还仅仅是教育机构和学生、家长的事,而职业教育要真正成功,必须应该是全社会的事。”

  中国的IT职业教育蓬勃发展了近十年,从整个社会的认知来讲,完成了从无到有,从低端到中高端,从厂商认证到像北大青鸟APTECH为代表的以系统化培训为主的转变,可谓风起云涌、沧海桑田。越来越多的大专毕业生、本科毕业生参与到IT职业教育中来。虽然没有明确地提出,但是从观念上讲,很多本科教育也逐步把自己定位转向就业教育,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应该说今天这个培训市场,我觉得比以前更要难。”在,软件开发跟做勤杂工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高度成熟的工作,不代表任何高薪、人才的概念。中国也在发生这样的变化,原来我们认为高不可攀的职业和岗位,从所谓的金领、白领向现在灰领、蓝领过渡,因为人才培养的规模很大。“我觉得这是社会成熟的一个表现,但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教育也是一种投资。而现在的趋势是,整个社会,尤其对家长来讲,对教育的投入产出比在迅速地下降。比方说原来培养一个软件工程师,可能三年之后平均挣到千块钱;软件行业产业化以后,培养三年可能就挣到五六千块钱,这个价值下降了,但是投入的成本在提高,社会教育和生活的成本在提高。

  “这也反映出我们国内职业教育还是一个不成熟的阶段。”现在的职业教育还只是教育机构和学生家长的事,不是全社会的事情。从培养一个人的理论知识和培养一个人的实际操作能力来讲,应该是培养动手能力的成本更高。但是我们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培养学生的理论知识,也就是高等教育这个的投入是远远大过职业教育的。这是整个社会资源在教育投入上的不均衡,职业教育仅仅是企业的事,仅仅是教育机构的事和学生的事、家长的事。

  “在这种成熟社会,职业教育是全社会的事,有参与,有财政支持,有金融机构贷款,有用人企业的参与,有各种各样的福利政策来支持”。只要是能够帮助把这种难以找到工作的人变成一个对P有贡献的人,各方面都有政策支持,比如像,用人企业也会长期投入职业教育,国家有税收配套。比如在企业实习,学生可能实习一年到两年的时间,两年的工资里,企业出多少,出多少,培训机构出多少,都有相应的制度去保障,职业教育真正变成一个全社会的事情。

  “现在IT职业教育也好,整个职业教育形势也好,整体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 北大青鸟APTECH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因为抓住了岗位价值比较高的,需求量也很大的职业。从今后发展来讲,职业教育的意义不仅仅体现在这些岗位上,应该是对各行各业都有很大的贡献。

  很多行业发展不起来,是因为这些岗位的价值跟培训学生需要花费的成本,跟做培训的企业需要投入的成本还没形成价值链。职业教育的欣欣向荣还仅限于一些岗位价值比较高的行业,还不能说对更多行业造成更大的变化。“所以对IT教育整个价值的认识,我觉得咱们社会还是不到位的。”

  杨明,1965年5月出生,1990年毕业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硕士,大学正研究员,北大青鸟集团副总裁,北大青鸟IT教育首席执行官,负责北大青鸟IT教育及北大青鸟APTECH的战略规划、企业运营、重大决策等事务,分管产品研发、财务、品牌管理等工作。

  2000年11月,杨明出任北大青鸟APTECH公司总经理。在杨明的带领下,北大青鸟APTECH首次在国内IT职业培训领域引入特许加盟模式,使公司步入快速、良性的发展轨道,并成功开拓出全新的课程置换业务模式。

  2003年,在杨明的主导下,北大青鸟APTECH在体系内全面推行标准化,管理效率大幅提升,中心运营质量进一步优化,实现了管理上的国际化、标准化、日益成为职业教育领域一个令人瞩目的明星企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