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基础教育  高中

一个班主任的心理健康教育日记(图)

一个班主任的心理健康教育日记(图)  王艺容老师是海师附中的心理健康教育老师,也是高中部的一名班主任,教育周刊编辑在一次聊天中偶然得她有写日记的习惯,在管理班级和伴随学生成长中,她记下了班级发生的各种令她印象深刻故事…

原标题:一个班主任的心理健康教育日记(图)

  王艺容老师是海师附中的心理健康教育老师,也是高中部的一名班主任,教育周刊编辑在一次聊天中偶然得她有写日记的习惯,在管理班级和伴随学生成长中,她记下了班级发生的各种令她印象深刻故事。翻看着她的日记,一个鲜活的课堂扑面而来,来自身边的真实事例读来亲切,可以从中感受到高中生成长的脉博,有些教育问题,很有共性。教育周刊从本期起连续刊发《一个班主任的心理健康教育日记》,希望能给为人父母者一些。

  开学了,第一个晚修,高一文理分科后,我接了高一(17)班,是一个实验班,实验班的学生大约是年级排名200至400名学生打散后平均分配的四个班。我原先带了高一(4)班只有几名同学还在这个班里。

  五味杂陈,可我脸上依然挂着欢喜与热情。在这个新班级里,每个里此刻都期待着能延宕旧友情,包括我。

  但我是班主任,如果我都无法在内心接受全新的集体,那么无法带领这些孩子在新的里学会调整自己。第一节晚修,选出了班干部,原3班的班长李国道同学担任新17班的班长,班长介绍自己常被踩在脚下,我从他的眼神、不自然的小动作看出他在上显示了太多的不自信,便抓住这个契机让他首先收获大家的掌声支持,其次肯定了他奉献不图回报的,最后,我说,“没有国道,便无法通行”,希望通过班长这个领人能带领新集体奔向理想的彼岸,让友谊在新征途中积蓄爱的能量。

  G是我上学期带的高一(4)班学生,在上个学期的表现中规中矩,成绩中等。第一次期中考试时,他妈妈打来电话,声音哽咽,说因为孩子没考好便骂了孩子一顿,说她害怕孩子成绩差、害怕孩子不理她。我劝慰她,初入高中,学生远离父母,要独自承受生活自理、自主学习、集体交往等方面的压力,学业科目增多,作业繁重,如果没有足够的承受能力,恐怕一时难以平衡好心理,应付这些重担。

  从家长的反馈信息中得知,G同学是被父母宠爱长大,来附中后发现自己不再像过去永远名列前茅,一时难以接受,高一第一学期结束,文理分班,他考了507名,遗憾没有分入实验班,父母着急,孩子内心崩溃,哭闹想转学,G妈妈无奈给我电话哭诉,“对这个孩子没办法了,看着自己的孩子如此难过觉得他很可怜”,我非常理解这位母亲。

  当晚9时,我找到了G,问他在新班级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他说很孤独,不认识新同学,没有朋友,困惑学校如何分班,是不是放弃平行班了。我给他的回复是,没有一个人永远会伴随你走一生,包括父母,4班的同学也会成为过去,在分离的此刻觉得难过很正常,说明我们是重情义的一个人,但是未来我们还要交新朋友,去一个新的地方求学,在一个新单位工作,每一天都是新,念旧没有错,人之常情,但同时更要有勇气迎接未知的、新的挑战,自己才能成长,挫折对你不见得是坏事,何不如就此告别过去初中的荣誉,从此时此刻开始,告知自己就是这样的水平,从零开始,用成绩说话,同学、班主任、老师、父母都会陪伴你,怕什么呢,“你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说了这番话后,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他的一丝坚定,他嘴角扬起的微笑也让我放心并且相信他能够克服现在这个。

  J的母亲是我这学期见面第一位见面的家长,这位母亲是当晚7时15分来找我,说她的孩子因结膜炎已接走送医院。

  她说,他孩子身体不好,因为他不肯在学校食堂排队打饭,每天就吃零食和泡面,因此她在学校隔壁居民区租房给孩子做饭,父亲是大学老师,每天下午下班后开车来租处给孩子补习数学,这次J分班考试考得不理想,她很担心自己孩子成绩。

  听着这位母亲讲述让孩子走读的理由我感触很深,一个孩子若要实现真正“离巢”,很大程度上需要家长学会放手并且鼓励孩子学会,家长如果总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孩子,认为他苦他难,于心不忍干脆一手包办,还把15岁的青少年当5岁的孩子一样看待,忙着追在孩子身后跑, 那么孩子必然长不大,他已习惯被喂!

  高中寄宿,孩子有机会去自理生活了,家长却插进来一脚,“想想自己为何那么辛苦排队,为何还要和同伴争抢厕所洗澡,反正自己父母就住隔壁为我安排好了”,这样锻炼自己的机会斩断了,将来长大,需要这个男生直接跨越到为他的同伴负责与担当时,也许他会束手无策。因为他不是不懂,而是习惯不想。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