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培训  创业

广州人贩子梅姨资料最新画像 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近日,因为新画像的公布,这名绰号叫“梅姨”,一直没有落网的神秘女人贩子再次引起网友们的关注。

  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发布了一则公告,对一名绰号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公告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警方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还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警方贴出的“梅姨”模拟画像

  这个“梅姨”与此前报道过的“2005年婴儿申聪在广州增城被抢案”有关。根据落网嫌疑人交待的线索,申聪被卖给了“梅姨”!申聪被抢后这14年来,他父亲申军良倾家荡产、历尽艰辛,一直没有停止过寻子。

  2016年3月,5名涉嫌“申聪被抢案”的犯罪嫌疑人被警方陆续抓获。2018年12月28日这5人被判刑。但是至今,“梅姨”仍旧未能被找到。申聪的下落也依旧不明。

  10日,山东警方画像专家林宇辉独家向紫牛记者披露了几次画像的过程。申军良则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今年以来,为了寻找儿子,其已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5趟。国庆节前他返回济南筹款,近日准备再次前往紫金县寻找儿子申聪。

  “梅姨”的最新画像

儿子大白天被抢

  幸福人生骤然变轨

  今年42岁的申军良是河南周口人,时隔多年,他仍然对儿子被抢当天的情形记忆犹新。

  事情发生在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那天上午,我在厂里刚开完会,妻子就打来电话说孩子申聪被人抢走了。我听了后一下子就蒙了,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从妻子于小莉的叙述中,申军良得知了事情发生的过程。当天上午10点多,于小莉在屋子里做饭,突然有两名男子打开门,要抱走她的儿子。她在阻止时,被对方用透明胶带控制住,嘴巴被胶带封住,在头上绕了几圈,双手也被反绑。等于小莉5分钟之后挣脱胶带追出,发现对方已不见踪影,一同消失的还有儿子申聪。

  申军良介绍,14年前,他在广州增城一家企业务工,租住在石滩镇沙庄。白天他去单位上班,妻子独自在家带孩子,儿子被抢时刚满周岁。

  等他火急火燎赶回去后,在出租屋斜对面的沙庄派出所报了案,值班民警出动了警车进行追查也无果,之后,儿子申聪被拐一案被增城警方刑事立案。申军良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警方通过调查后确认,住在他所在出租屋斜对门308房的一对贵州籍夫妻存在重大作案嫌疑。

寻子十多年

  殷实之家卖光所有家产

  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那个时间点后,申军良原本幸福的人生从此发生了一个大转弯。

  儿子被抢走之前,申军良算是有个殷实之家。那时,他在广州一家企业做管理人员,一般员工每月收入在400多元。而他的每月底薪就5千多,加上加班费和奖金,每月能拿6千到7千元左右,将近普通工人的20倍。老家不但有房有车还有地,还有当时很稀罕的联合收割机。儿子被抢之后,他忙于寻子没法上班,企业领导把职位一直留给他,前几个月还每月照常给他开工资奖金。但寻子一直没有结果,申军良只好把工作辞了专门寻子。从2005年1月到2008年年底一直没上过班,也没有任何收入来源。4年时间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卖了车、房、地和收割机。

  2009年春节,申军良在济南开家具厂的表哥,看到他为了寻子,经济陷入困境,便让他到厂里做管理工作。申军良没有答应,他表示自己一有线索,就要随时出发去寻子,只能做自由度高的辅助工作。于是,就帮厂里开车送货,工资上一天班算一天。从2009年到2015年,他断断续续地在表哥厂里干,广东一有线索就出发寻子,每年都要去广东好几趟,钱不够还要在表哥厂里拿。这几年去掉工资还欠表哥9万多元。

  2015年他通过微博联系上公安部打拐专家陈士渠,9月份去广东协助警方查找抢走他儿子的拐卖人口团伙。

  寻子过程中

抢儿子的团伙5人落网

  但儿子和转卖中介梅姨下落不明

  时间到了2016年3月出现了转机,申军良获悉当年涉及“申聪被拐案”的5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陆续抓获了。

  据增城警方侦查发现,在申聪被拐一案中,贵州籍的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张维平5人涉嫌参与此案。2016年3月,5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在贵州被抓获。

  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1月4日上午10时40分许,周容平、陈寿碧、刘正洪、杨朝平四人来到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周容平、陈寿碧在楼下把风和接应,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入305房间,绑住被害人于小莉,强行将其儿子申聪抱走,然后交给周容平、陈寿碧,再交由犯罪嫌疑人张维平贩卖。

  申军良在法院门口

  得知消息后,申军良激动得落了泪,他本以为人贩子被抓后,儿子马上就可以回来了。不过,被抓的犯罪嫌疑人仍然没交代出申聪最终的下落。当年负责交易的张维平交代,他2005年将孩子带到河源市紫金县,通过“梅姨”介绍,在一饭店内将孩子卖给了一对夫妇。

  至此,这名绰号“梅姨”的妇女成了能找到申聪的关键人物。

  2017年6月,增城警方发布一则公告,向社会征集关于“梅姨”的线索。公告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警方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还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然而,警方至今没有找到这个“梅姨”。

画像专家讲述整个画像过程

  2018年12月28日上午,贵州籍47岁的男子张维平,因被认定在2003年至2005年间持续作案拐卖儿童9名,一审被广州市中院判处死刑。张维平的4名同伙加老乡,被认定参与了其中一宗使用暴力绑架并拐卖儿童案,其中一人被判死刑,两人被判无期,一人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人贩子虽然都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申聪依然没有消息,为此,申军良依然奔走在寻找儿子的路上。

  好在,在此过程中,他得到了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的帮助。林宇辉帮其画出了“梅姨”的最新画像,曾与“梅姨”有过接触的人看过后,认定相似度超过90%。

  林宇辉曾帮助美国警方画出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画像,引发广泛关注。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他向记者介绍了参与申聪被拐案三次画像的经过。

  林宇辉介绍,在三次画像中,两次画的是申聪,一次是“梅姨”。“2017年4月,正在济南打工的申军良看到中央电视台《挑战不可能》节目后,通过媒体找到了我,希望我给他被拐的儿子画一张现在的画像,那还是我第一次为被拐儿童画像,此前画的都是犯罪嫌疑人。”林宇辉说,他根据家属提供的孩子被拐前和父母不同年代的照片后,第一次模拟画出了申聪13周岁的画像,半年后又根据申军良提供的其它照片修正了一次。

  模拟画出了申聪13周岁的画像

  关于“梅姨”的画像,林宇辉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此前的旧画像是广东警方画的,最新画像是增城警方联系他画的。“今年3月,我专门去了河源市紫金县,因为梅姨曾在那住过半年,与一位老汉生活过。我与老汉和其女儿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通过他们详细地描述画出了最新模拟画像。”林宇辉介绍,画像用了3天时间,画完后得到了描述方的认可,相似度达到90%以上。

  林宇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画像对社会公布后,不但可以向群众征集线索,还可以对嫌疑人起到震慑作用。“此前案例中,我画出的嫌疑人中有主动投案自首的,也有家人看到后劝其投案的。至少嫌疑人看到后,有可能就不敢再作案了。”林宇辉说,他完成了“梅姨”新画像后就交给了广东警方。

从满怀希望到绝望:

  “万箭穿心的痛”

  2017年6月,落网的人贩子在警方的“攻势”下终于交代了申聪被拐卖到紫金县。寻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终于知道儿子最确切的下落。申军良思念儿子的心情越发迫切。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申军良一直像钉子一样“钉”在紫金县找儿子,除了手上的钱用光被迫回老家找亲戚朋友筹钱。他每次回家都是匆匆忙忙,钱一筹到就立刻返回紫金县。

  申军良(右)在寻子路上

  申军良在紫金县寻子的方法依然是古老的笨办法:带着寻人启事,逢人就问,逢人就发。两年多来,他走遍了紫金县城的每一条大街小巷,每一个乡镇,每一所学校。

  申军良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其中有一个男孩,让他至今想起来还心痛不已。当时报料人说和儿子画像一模一样。申军良租了一辆面包车来到男孩家附近,躲在车内观察了两天,越看越像,从面貌到身材就是自己想象中的儿子现在的模样。报警后,在等待警方DNA鉴定的焦躁不安的十几天内,申军良已经无数次在脑海里设想过如何与孩子相认的情景:如何与孩子建立感情,如何与孩子养父母交涉等等。

  最后,警方来电话告诉申军良:我们还要再努力……他不相信自己耳朵,反复问警方,是不是我们的DNA采集有问题,要不要重新采集?警方告知他鉴定过程非常慎重,DNA采集了三次,经过反复比对才得出这个结论的。绝望的申军良一下瘫在小旅馆的床上。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他只有一个感觉:万箭穿心的痛。躺在那里好几天才缓过劲来……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寻子十几年来,这种绝望他已经历过很多次。

遇到过很多好心人

  最对不起自己姐姐

  各地寻子十多年来,申军良虽然遇到过骗子,也被地方上的流氓打劫过,但是他更得到过很多好心人帮助。在紫金县一所学校门口连续发寻人启事,有个人多次给他买饭买水,学校的一些孩子都认识了这个孤独坚韧的中年男子。一些学生跟他说,给我几张寻人启事,我也来帮你发发。

  寻子路上

  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寻子这么多年来,最对不住自己的姐姐。姐姐和姐夫家庭也不宽裕,姐姐在外打零工,哪里有活就到哪里干,姐夫长年在外帮人做装修。她们家挣的辛苦钱除了日常开销,全部支援他来寻子,至今他已经欠下姐姐家30多万。现在姐姐的儿子已值婚龄,家里连翻修婚房的钱都拿不出来。这次他国庆节回家来找亲戚朋友借钱,但大部分人他已经循环借过好几次了,所以这次筹款并不顺利,本来打算等梅姨新画像公布后,节后立即回紫金县开展新一轮寻子行动的,看来只能再晚几天了。

  节后再去紫金县,除了继续找儿子,还要根据梅姨新的特征,沿着她的轨迹行踪,再进行更仔细地寻找。

  10月10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广州增城警方。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新的“梅姨”画像公布后对案件的线索征集肯定会有所帮助,但目前还未征集到有用线索。目前,案件正在积极侦办中,如果有新的进展会向社会发布。

原标题:广州警方公布嫌疑人贩“梅姨”的新画像 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