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教育培训  指导

从“土狼”到“衰兵”,滴滴程维如履薄冰

文章来源: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李越、相欣

“滴滴就是一辆250迈高速行驶的汽车,在路况异常复杂的路上,还有人来撞你。任何一个细节操作的失误,任何一个弯道甚至一块石头,都很可能让我们前功尽弃。”合并Uber之初,程维心中尚存危机感。尽管滴滴在短短5年的时间里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

“石头”最终还是出现了,2018年百日之内的两起顺风车血案几乎让滴滴“翻车”。

2019年,江西人程维的第三个本命年,滴滴不再高速行驶,从土狼攻城到哀兵必胜,程维如履薄冰。

土狼

12月23日,已经下线16个月之久的滴滴顺风车在北京正式上线。

新版顺风车运营方案进一步提升了用户准入门槛,车主和乘客注册顺风车时均需要通过身份证和人脸识别验证,全部顺风车用户均为实名出行。车主注册时平台还将以动态拍摄方式采集驾驶证、行驶证和身份证信息,防止证件造假……繁琐复杂的认证环节让司机和用户感到新版滴滴顺风车在安全防范上的无孔不入。

“我们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7月媒体开放日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的话一语成谶。

在舆论风向、用户心理、使用需求等多种因素相互交织的情况下,“All in安全”的滴滴似乎没有太多选择,程维也不再胜天半子。

2005年,结束了足浴店工作的程维加入阿里巴巴,供职“中供铁军”,花名“常遇春”,出处是朱元璋手下的第一猛将。

2012年,互联网的又一个黄金时代来领,智能手机的普及让移动互联网大潮悄然而至。彼时,杭州支付宝的办公室里,已升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的程维按捺不住躁动的内心。这年5月,他和自己的领导王刚先后离职,共同凑了八十万,并由此踏上了九死一生的创业征途。

程维花了8万块钱将产品外包给了一位中专老师和几个学生,仅做出了一个演示和勉强上线的产品。上线后的产品光BUG就有三十多个,用过后的出租车司机甚至怀疑他们和运营商一伙专来骗流量,美团王兴更是将其评价为“垃圾”。

一款主流VC都看不上软件却吸引了朱啸虎的注意,依靠北京春节期间的一场大雪从众多打车软件中“杀出重围”。急需拓展支付场景的微信选中了程维,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最“血腥”的补贴战就此掀起。

酷爱战争史的程维在投资人眼里有“土狼”之称,滴滴从成立开始便战火不断,没时间、没精力亦没必要把自己修炼优雅,且足够狠。

为了和Uber火拼程维还曾单独成立“狼图腾”项目组,彼时滴滴的每个人的身上也都散发着狼性的味道。在程维看来亦是如此:“滴滴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公司。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出生在战争年代,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而就在这个“狼窝”里有滴滴CTO张博最难忘的“7天7夜”励志故事,也有柳青3个星期搞定7亿美金的融资速度。

“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程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表示。现实却狠狠地向他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2018年本该全面出击的滴滴因为两起顺风车血案陷入舆论低谷。

“就是怕。”柳青曾承认团队“比较怂”,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害怕:“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 乐清乘客遇难事件发生后,程维才明白过来滴滴所运载的原来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历经449天努力,18个版本,330项功能优化,30万用户建议。”时至今日,柳青也无法肯定顺风车绝对安全。

在对抗Uber时,程维经常带着员工看一部名叫《莫斯科保卫战》的纪录片:他告诉那些茫然的人:“莫斯科是打不败的,亚历山大来过、拿破仑来过、希特勒来过,全都铩羽而归。”那时,团队的人每天早上还会听一首歌,叫《乌兰巴托的夜》。

而到了2019年,除了“All in 安全”外,程维在朋友圈喊了一句口号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