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培训  创业

中国创业公司“上云” 出海寻找非洲商机

  随着国内消费互联网红利触顶,越来越多的企业投身“出海”经济的大潮中,而非洲、南美洲、中东等地区成为中国企业掘金的“新蓝海”。根据商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2021年中国同非洲地区双边贸易总额突破2500亿美元大关,创下自2014年以来新高,我国已连续13年保持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而去年11月,随着《中非合作2035年愿景》的制订,中国与非洲国家共同实施“九项工程”,更为中国企业出海非洲提供了有利的营商环境。

  成立于2014年,目前已成为东非电商类APP排名第一位的Kilimall,是“出海”非洲企业中的一个典型。2022年6月14日,Kilimall创始人、CEO杨涛,为Kilimall业务运营提供云服务的亚马逊云科技(即AWS)大中华区产品部技术专家团队总监王晓野,共同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阐释了在非洲市场上的本土化运营经验,以及在数字化浪潮中非洲地区的商业机遇。

  杨涛表示,目前非洲的电商处于发展的早期,很多营销活动在当地属于比较新鲜的事情,不同于国内市场,流量并不是最大的瓶颈。关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非洲的各个国家并不处于同步的状态,比如肯尼亚、南非、尼日利亚、埃及等发展靠前。在Kilimall的实际业务开展中,“我们采取一种‘掐尖策略’——先做头部,再做腰部,即先从那些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较好的国家开拓市场,同时在这些市场发展周期里,处于腰部的国家市场会逐步发展、成熟成来”。

  “产品全球化、运营本土化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展的普遍挑战。”杨涛指出,就Kilimall自身而言,自2014年在东非的肯尼亚创办之时,就将品牌的名字取自非洲的第一高峰乞利马扎罗山(Kilimanjaro)。在实际运营中,通过线上和线下两种方式去了解掌握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和需求偏好。其中,线上是指通过大数据对消费行为的分析、判断与个性推荐,不断“刷新”算法推荐。而线下则通过非洲员工的专业选品,进一步提升推荐的精准度,与此同时,还和非洲本地的网络红人、关键意见领袖(KOL)合作。Kilimall于2017年实现了100%的在线年起在东非占据了主导地位,目前80%的订单均来自于移动端。

  记者了解到,Kilimall的核心产品是一套“电子商务支持套件”,这个套件不仅包括电商交易,还包括履约、支付、售后以及等。

  之所以要搭建一套数字化的系统,杨涛指出,主要是因为在2014年刚创业之时,非洲的基础设施落后,几乎没有第三方公司可以合作,遇到支付、物流等问题都需要自行解决。

  杨涛进一步分析道,此前,在非洲交易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情,供需双方的信任度非常低,如果没有Kilimall等这样的中间平台,非洲的客户不敢向中国供应商付款,中国的供应商也不敢向非洲发货。除此之外,因交易环节的定价既不标准、也不透明,缺乏端到端的服务,在非洲一些国家的首都,提供购物的场所寥寥,可选择性少、价格却高,这样使非洲市场的交易效率普遍低,交易成本高。Kilimall在非洲的落地,提升了整个交易体验,尤其是在非洲率先推出当日达、次日达、7天无理由退货等服务。

  谈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杨涛透露,疫情加速推动了非洲消费者对电子商务的接受速度,从不利的方面来说,是对人员派遣、员工运营等方面带来了挑战。

  目前,Kilimall在非洲地区创造了1万个左右的工作岗位,包括物流、快递员、客服、本地的卖家等。受疫情影响,尽管无法去现场办公,但Kilimall的业务仍有条不紊地运行。这主要得益于Kilimall基于云科技提供的云服务搭建的数字化系统。Kilimall方面称,该公司自2014年就与云科技合作,使用了亚马逊云科技位于南非、德国法兰克福、日本东京的基础设施,并通过亚马逊云科技提供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数据湖与数据分析、容器、无服务器以及安全合规等服务,能够支持电商平台、移动支付等业务系统。通过“上云”、使用亚马逊云科技,Kilimall的业务弹性增长50%,单位成本优化降低了30%,用户点击率提升了15%。

  王晓野向记者表示,Kilimall的业务特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业务全球化运营,对云厂商的要求是需要有实现全球覆盖的基础设施;二是持续需要去改善针对非洲用户的体验,这意味着既要弹性地应对大促活动的业务流量,又要具备快速的创新能力去解决诸如合规、语言翻译、本地化、个性化推荐等问题;三是需要通过积累电商数据精细化运营,进一步降本增效。

  基于此,亚马逊云科技一方面全球基础架构支撑了Kilimall的全球业务拓展,目前覆盖了26个区域、84个可用区。另一方面针对持续迭代用户体验的需求,亚马逊云科技早在2002年就提出了“微服务化整个电商网站的所有需求”,以及通过“双披萨团队”——两个披萨养活一个小团队,将整个应用拆成一个个小的微服务。截止到2020年,微服务已超过10万个。这使电商平台在应对大促、各种流量波峰或波谷时,能够以微服务进行敏捷扩展。

  值得注意的是,亚马逊以电商起家,其电商业务覆盖全球30多个国家。而亚马逊云科技的服务包括Kilimall在内的多家电商企业,是否会与亚马逊电商处于竞争关系?

  杨涛回应道,Kilimall与亚马逊电商确实是同行,但“竞争并不是近期需要考量的事情”。对于中小型创业企业而言,无论是平台的战略定位,还是企业的运营特色方面,与亚马逊电商均有所差异。

  亚马逊云科技中国区商用市场事业部总经理李晓芒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出海正在从“数字化出海”向“出海数字化”扩展。基于亚马逊云科技的观察以及委托第三方中桥咨询的调研报告,出海企业希望通过“上云”建立起全球统一的业务部署,满足不同地区的业务不断的变化和需求,云基础设施全球覆盖能力位列中国“上云”出海企业关注度第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