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教育培训  攻略

千金藤素概念股大火,多家药企澄清!专利发明人直播回应争议

“千金藤素”引爆资本市场。

近期,《科技日报》报道称,我国科学家发现的新冠治疗新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上述消息一出,华北制药(600812)、步长制药(603858)、云南白药(000538)、千金药业(600479)、大理药业(603963)、阿拉丁(688179)等多家国内药企股价大涨,成为“千金藤素”概念股。截至5月16日收盘,千金药业、大理药业、步长制药、华北制药均10%涨停,云南白药收涨2.84%。

股价大涨背后的原因多是投资者关注到这些企业拥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技术或合作。令人最为诧异的是千金药业,该公司并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业务,上涨的原因是企业名称中有“千金”二字。

千金药业公告

5月16日晚间,千金药业公告称,公司没有千金藤素的生产及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妇科千金片中主要成分黄藤素是干燥藤茎中提取得到的生物碱,与媒体报道中的千金藤素不是同一种物质,在化学结构、药理作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同一天,步长制药、华北制药、阿拉丁、大理药业等企业也发布公告,或澄清没有相关产品,或表示公司拥有的“千金藤素”产品销售额很小。

“这个事情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对于这场由千金藤素带来的二级市场狂欢,5月16日下午,千金藤素相关专利发明人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童贻刚在一场直播中强调,千金藤素的报道在两年多之前就有了,当时没收到什么反应,没有想到这次专利的报道引发那么大的关注,可能与当前疫情形势有关,这是一种巧合,导致有些股票上涨更是没有想到。

千金藤素到底是什么?

根据千金药业公告,千金藤素是从防己科植物头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离提取的双节基异喹啉生物碱。

国家药监局数据库资料显示,国内有四家公司拥有千金藤素片的批文,分别为沈阳管城制药、云南白药集团文山七花公司、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和云南生物谷药业,批准日期在2020年4月至7月之间,规格均为每片重0.05g(含千金藤素20mg)。

千金藤素片国内有四个批文

千金藤素片的说明书显示,该药用于肿瘤病人因放疗化疗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

在5月16日下午的直播中,童贻刚谈及千金藤素的毒性问题时提到,该药用于抗新冠病毒研究属于老药新用,因为已经在临床有很好的使用,毒性不会成为未来该药研发上的一个障碍。

千金藤素是抗新冠药物?

根据中国及多国专利审查信息查询官网公布的说明资料,童贻刚团队的发明专利名称为“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及其应用和药物抗冠状病毒感染的应用”。从名称来看,这项专利与抗新冠似乎并不相关,为什么会与新冠治疗药物联系起来?

这可以从专利说明书找到答案。

专利说明书部分内容

专利说明书显示,发明人从海关查获的死亡穿山甲中分离并培养出一株新的冠状病毒xCoV,称为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其全基因组序列分析结果显示与SARS-COV-2(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同源性达92.5%,是迄今为止成功分离培养的与后者同源性最高的病毒,但该病毒不感染人,对人是非常安全的,可用于抗新冠病毒的药物筛选与评价、疫苗筛选与评价、减毒及灭活疫苗的制备。基于该筛选模型,选出了千金藤素等抗新冠病毒的活性药物。

不直接使用新冠病毒,而使用S蛋白高度同源的病毒来筛选抗新冠药物,这种方法是否会结果的准确性?对于这个质疑,童贻刚在5月16日下午的直播中解释称,使用与某种病毒类似的病毒去做抗病毒药物的筛选,是病毒学研究的通用的做法,如研究艾滋病毒,研究者往往会用猴子的艾滋病毒去做,这种病毒对人非常安全,“尤其是对于一个高致病性的病毒的话,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地去拿高致病性的病毒去做实验。”

根据科技日报早前报道,童贻刚团队于2020年2月最早发现千金藤素具有超强抗新冠病毒活性,同年3月发表的相关论文。关于“15393倍”这个数据,童贻刚解释,不用千金藤素药物时如果有15393个病毒,在用10微摩尔/升千金藤素药物的情况下,病毒数将只有1个,即很少量的千金藤素就能阻止新冠病毒扩增和传播。

对于千金藤素的抗新冠能力,并非只是童贻刚团队的一家之言。科技日报的报道中提到,美国学者此前也在《科学》发表论文证实,千金藤素的数据在其研究的26种药物中数据亮眼,而且优于已经获批上市的瑞德西韦和帕罗韦德。

千金藤素真正用于新冠还有多久?

“根据研发经验,新药研发存在一定风险,例如临床试验可能会因安全性和/或有效性等问题而终止。”这是新药研发公告“风险提示”常用到的一句话。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千金藤素的抗新冠效果结论是基于体外实验,距离真正的人体试验还有很远的距离。可以预见的是,千金藤素仍需要大量数据证明自身有效性和安全性,才能真正上市应用。

不过,童贻刚表示,自己和团队对这个药的前景非常看好,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希望这个药能够尽快完成动物实验,完成临床研究,也希望国家能够给予绿色通道、优惠的政策,能够更快地推动药物的研发。”

谈及该药研发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童贻刚表示:“最主要的问题可能现在国内还没有这个药,所以还得把这个药先造出来,造出来之后要在质量符合的情况下再去做临床试验。”

童贻刚提到,目前四家拥有生产批号的企业只是有批号,但并没有生产,在中国是买不到这个药。这次报道引发关注后,有企业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有批号的四家企业中也有人找过来。

童贻刚相信,千金藤片的安全性没有问题,只需要做它的有效性就可以,如果要加快临床试验速度,应该是比较快就能附条件上市,“我也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多家药企澄清千金藤素概念

在全球新冠疫情持续的大背景下,新冠药物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总能刺激到市场的神经。此前,阿兹夫定这款新冠口服药的生产经销商,从传言到签署协议,均带动了华润双鹤、新华制药等公司的股价大涨。

如今,尚处于早期研发阶段的千金藤素也催生了相关概念股。不过,多家企业在5月16日做了解释。

步长制药公告称,近日关注到有媒体报道将公司列为千金藤素概念股,经核查,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原菏泽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拥有“一种盐酸千金藤素的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公司目前无千金藤素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华北制药公告称,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报道中提及“华北制药与专家团队有千金藤素相关技术合作”。经公司核实,目前,公司未与相关专家团队开展千金藤素技术合作,公司也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

阿拉丁公告称,近期有媒体报道关于“千金藤素”热点概念,2021年公司产品“千金藤素”的销售额合计为10220.95元,目前该产品的销量较往年相比未发生明显重大变化。公司提供的科研试剂是为科研活动服务,具有小批量、多规格的特点,该产品存量较小,公司的产品规格大多是克、毫克级别,供具有研发需求的各领域企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实验室研发使用,不是工业原料。单一产品销售额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很小。

大理药业的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问,公司招股说明书上盐酸千金藤碱注射液临床试验研究进展情况。大理药业5月16日回应称,该项目早已终止,公司没有生产盐酸千金藤碱注射液,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防范风险。

午后方晴 http://www.xinzhiliao.com/sj/dongji/5955.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