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新闻  国际

没了林怀民还是云门舞集吗

原标题:没了林怀民还是云门舞集吗

  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的《交换作》14日至17日亮相2019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三段舞蹈汇成的《交换作》,是退休前的艺术总监林怀民留给云门舞集的最后一套节目,是名副其实的“告别作”。首场演出上,重新打磨的《秋水》最后登台。流水的影像投映在舞台上,灯光营造出斜阳晚照的氛围,舞者的动作绵长和缓,林怀民想要传达的“夕阳无限好”的境界在作品中表露无遗。舞蹈结束,林怀民携手5位舞者三次谢幕。72岁的大师,向观众们深深鞠了九十度的躬。

  从2009年《行草》开始,每隔一两年,云门舞集都会带着林怀民作品来到国家大剧院。今年4月,林怀民的双舞作《白水 微尘》在大剧院上演,人们以为,那会是他留给大剧院和北京观众的“绝唱”,许多错过演出的观众遗憾不已,幸运的是,又有了这部《秋水》。我们太习惯在舞台上看他的作品,以至于有种林怀民不会离开舞台的错觉,但这一次,真的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

  一切都能在这次的《交换作》中看出痕迹。接班人郑宗龙、陶冶带来的都是新作,林怀民只把从前演过一次就压箱底的《秋水》找出来,打磨扩展,他尽可能将展示的空间留给了年轻人。“看过他们的作品,你会觉得,老人们该回家了。”演出前,媒体前来探班,林怀民笑着对大家说,接下来,《交换作》将继续到济南、杭州、南京等城市巡演,这部作品落幕时,“我的时代就完全结束了。”明年春天,云门舞集将在英国、瑞典、美国等地上演80多场演出,仅法国就要演出21场。届时,演绎的将全部是郑宗龙的作品。

  云门舞集创立于1973年,林怀民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将它打造成闻名世界的现代舞团,而现代舞团的传承一直是个难题。七个月前,《白水 微尘》演出时,林怀民隐隐表达过担忧。现代舞推崇独特的编舞和表演风格,灵魂人物对一个舞团来说至关重要。那么没有了林怀民的云门舞集,还会是云门舞集吗?

  云门舞集的基本训练不限于现代舞和芭蕾,还包括静坐、气功、内家拳甚至书法,再加上林怀民巧妙的编舞呈现,舞团的作品兼有东西方舞蹈的技巧,但东方文化的韵味情思格外鲜明。“这些训练方法,我们会继续延续下去,再从其中寻找新的可能性。”郑宗龙说。

  与陶身体剧场的交换编舞,就是这些“可能性”中先行且相对稳妥的一种。陶身体向来因舞者画圆的肢体而闻名,云门舞集的动作也常是“圆滚滚”的,在很多理念上,两个舞团有着殊途同归的一面。“陶冶把(云门舞集的)孩子们折腾得很惨。”林怀民说,“但他一定在舞者的‘身体’上留下了印记。”

  林怀民不认同云门舞集开启“后林怀民时代”,他执意称之为“郑宗龙的时代”。“舞团的气质是编舞来完成的,所以一定会改变。”林怀民觉得,云门舞集不该变成一个只保存古董的“博物馆”,“我不喜欢看自己的作品,看过太多遍了!”比起“林怀民作品”从云门舞集里消失,他更在意舞团能不能在他离去后得到新的佳作。

  虽然对接下来属于自己的“时代”还没有太多的设想,郑宗龙赞同的是,对云门舞集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创作”。“这是一群人的时代,我喜欢和一群人混在一起,喜欢和舞者交朋友、谈心。我们这些人都非常喜欢舞蹈,希望能用更好的作品去感动更多人。”(记者 高倩)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