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新闻  国内

失败的家庭教育差点毁掉一个国

失败的家庭教育差点毁掉一个国  公元前719年,卫国的州吁了国君自立,制造了春秋史上第一桩弑君惨案,以后此风盛行,无法遏制,司马迁叹息道:“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者,不可胜数…

原标题:失败的家庭教育差点毁掉一个国

  公元前719年,卫国的州吁了国君自立,制造了春秋史上第一桩弑君惨案,以后此风盛行,无法遏制,司马迁叹息道:“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者,不可胜数。”这次弑君案的发生是家庭教育不力所致,溺爱与迟爱几乎毁掉卫国,留下的教训很值得玩味。公元前719年,卫国的州吁了国君自立,制造了春秋史上第一桩弑君惨案,以后此风盛行,无法遏制,司马迁叹息道:“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者,不可胜数。”这次弑君案的发生是家庭教育不力所致,溺爱与迟爱几乎毁掉卫国,留下的教训很值得玩味。

  春秋第一桩弑君案的主犯州吁是在溺爱中长大的,被溺爱的主要原因是他老爸卫庄公极度缺孩子。卫庄公先是娶了齐国第一庄姜,国母虽然漂亮却患有不育不孕症,逼得庄公又从陈国娶来厉妫,终于生了个嫡子孝伯,可惜早夭。倒是作为跟厉妫陪嫁来的妹妹戴妫立下头功,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名叫姬完(听这名字,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庄姜就把他作为自己的儿子来抚养。

  事情发展到这里还是一部正剧,卫庄公终于有了继承君位的儿子。可是姬完的性格软软塌塌的,老爸一点儿也不喜欢他。卫庄公的造人计划一刻也没闲着,有个宠姬为他生下了州吁。小州吁方头大脸,浓眉大眼,孔武有力。哎,没有对比就没有,比比“软绵绵”,卫庄公更喜欢“沸羊羊”。州吁在卫庄公眼里就是三个字:好,好,好。州吁打了人,庄公说,好,勇敢有力量,声音还挺脆;州吁骂了人,庄公说,好,通顺有逻辑,充满节奏感。

  老臣石碏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给卫庄公谏言:孩子是用来教育滴,不是用来溺爱滴!骄奢淫逸会毁了州吁,也许还会殃及姬完呀。卫庄公立刻沉下脸来:我说老石,别叨逼叨个没完。我们家州吁最铁的哥们是你儿子石厚呀!自家的自留地都荒了,还说我们家地里长草,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卫庄公的话真的杵到了石碏的肺管子上,熊孩子石厚是他的一块心病。老石是个好员工,一心扑到工作上,即使宝贝儿子的出生也没影响到他的工作。可是出来混是要还的!幼年教育没跟上,等到儿子进入了青春期,老石再想用爱来关怀儿子就迟了,你让他向东他往西,你让他打狗他骂鸡,老石无法把自己坚守的三观输送给他了。父子没话,彻底闹僵,而石厚却与州吁却好得就差穿一条裤子了。石碏仰天长叹,迟来的爱会害的!

  姬完在君位上待了十六年,是为卫桓公;州吁在石厚的帮助下实力越发强大,时机成熟了。刚开春州吁不再等待,轻松卫桓公自立为君。可是国人会信服他吗,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秀秀肌肉,让位国人都知道自己也是练出了八块腹肌的汉子。那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呢?敌人好办,前代君主跟郑国打了好几架了,自己要继承。再说郑庄公的弟弟叔段失败后就来到了卫国且与州吁成了莫逆之交。州吁说,阿段别郁闷了,我帮你夺回郑国当礼物送给你。

  那朋友圈先邀请谁呢?州吁首选宋国,因为去年宋穆公临死前为了大哥让位之恩,把君位还给了侄子宋殇公(与夷),导致亲儿子公子冯逃到郑国避难,令宋殇公寝食难安。州吁人品次,嘴巴却甜,派人忽悠宋殇公:与夷呀,你堂弟可是跑到郑国了,不除了他始终是个呀。我愿当你的马仔,我们卫国出兵出物,再找俩帮手郑国,把小冯给你办了,你看怎样?宋殇公闻言,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当老大,杀,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呢?

  州吁所说的俩帮手一个是姻亲陈国,另一个是弱国蔡国。两国实力虽不济,聊胜于无吧。这样北起卫国按顺时针方向,宋、陈、蔡给郑国画了个包围圈。画完圈圈,四国联军组建的“复仇者联盟”围住郑国国都的东门,五天以后见没啥可乘之机,悻悻而退。秋天时又组织了一次军队出国游,终于打败了郑国的一股步兵。别神气,春秋作战靠的是战车,步兵跟拉拉队性质差不多。实在气不忿,四国就地从郑国地里强割些谷子班师了。

  秀肌肉秀出一身大肥膘,州吁发现卫国百姓瞅他的眼神透着万分不屑和不满,若他问一句:你瞅啥?对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回一句:瞅你咋滴!他只能向狗头军师石厚求计。石厚说,老大,我的智商余额明显不足,我还是回家咨询一下退休的粑粑吧。石碏望着自己的无赖儿子,一股苍凉与无奈之情涌上心头,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咬咬牙,罢罢罢,老虎无毒却只能含泪食子了。

  石碏说,当诸侯得经过周天子授权盖章啊,所以州吁得去朝觐天子。天子可不是那么好见的,所以得先找一位受天子宠信的人。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咱们的盟友陈桓公啊。让州吁去陈国拉拉关系,问题不就解决啦。

  石厚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找州吁研究对陈国进行外交公关的细节,老石碏含着泪给陈国写了一封信说:我们卫国地方狭小,我老年纪已七十多了,不能做什么事了,州吁弑君,石厚,我将此二人骗到贵国,希望能替我国除掉他们。石碏成功了,成功得如此悲壮。卫国派人处理了州吁,他亲自派管家将亲生儿子在陈国。从此中国出现了一个成语叫做灭亲,可有多少人知道灭亲的背后充满了无奈与悲凉,隐藏着一个家庭教育失败的痛苦。

  爱的教育对孩子尤为重要,爱要趁早,因为爱也有保鲜期和保质期,过期的爱往往不能被接受。爱不能溺爱,因为溺爱是一把无形的软刀子,积习难改会许多之人。春秋初期两个家庭因溺爱和迟爱差点毁掉卫国,虽然石碏力挽狂澜,可是他亲手夺去了亲生儿子的性命,老年丧子之痛将伴其一生,从哪个角度讲这件事都是一个悲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