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教育新闻  行业

她被拐27年受尽折磨,逃回家母亲已成疯子,一家人抱头痛哭终团圆

27年前,她被人贩子拐卖。一家人四处苦寻,却始终未果。

27年后,她终于找回家中,可早已物是人非,母亲受不了打击,因此精神失常,弟弟为了寻找姐姐,年过30,却依然未婚。

这27年里,她为了寻找家人,拼尽全力,一路上经历了哪些苦难?今天让我们一同走进被拐女孩何六妹的人生。

1、在篮球场被人贩子盯上

何六妹出生在贵州的小村子里,那里有绵延的群山,高寒贫瘠。

家中有一个弟弟名叫何朝才,不过因为弟弟从小长得浓眉大眼,酷似女孩子,就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小兰。

父母是终日与土地打交道的农民,一辈子淳朴勤俭,却对两个孩子从不吝啬。家里卖钱的鸡蛋总要省下来给两个孩子吃。

何六妹从小体弱多病,半夜里常常哭闹着睡不着觉。母亲就把何六妹抱在怀里,给她唱童谣,“一个桌子,四个方,一把筷子是十双......”。

唱着唱着,何六妹就安静地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所以家里的亲戚经常调侃,何六妹是听着童谣长大的孩子。

因为家中贫困,河六妹没上过学,在家和父母一起务农。

村里有个荒废的篮球场,里面有些陈旧的体育器材。山里的孩子没有其它玩具,就把这里当做秘密乐园,常常聚集在那里玩耍。

一天,何六妹被父母喊去镇上的小店里买包盐,她路过篮球场时,听着里面的加油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原来不知是谁拿来了一个蓝球,一群孩子玩得正开心。

何六妹看得出神了,竟忘了买盐这回事。等想起来时,已是一个小时后。她立马转过身,准备往小店方向跑去,却不小心踩了一个人的脚。

她匆匆说了一声对不起,准备离开。却被那人一把拉回来,大声嚷嚷着要赔钱。

对方是一个比她高半个头的女生,正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这也把何六妹惹得有些恼了,不过是踩一脚的小事,何况她已经道歉了。她大声喊回去,“赔什么钱,我没钱。”

这时候突然从旁边冲过来两个高大的中年男人,围着她,威胁道,“你不赔钱是吧,那我们就去派出所。”

何六妹没见过这种场面,但她从小胆子大,也并不怯场。憋着一股气,“去就去,去了派出所,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可这两男一女并没有把何六妹带去派出所,而是把她带上了火车。何六妹没读过书,不识字,也并不知道去了哪里。但她的内心并不害怕,她想着只要抓住机会,自己一定能逃出去。

可一路上他们都把何六妹盯得死死的,哪怕在火车上去个厕所,那位女生都会同行,确保她在视线范围内,她想大声呼喊求救,可人生地不熟,她一个人不认识,她没把握有人会救她。

就这样,何六妹被他们带到江苏徐州的农村,卖到了一户姓蔡的夫妇家里。

2、被拐卖当童养媳

这户人家家里,有四个儿女,大儿子有些残疾,一直在外打工,其他几个孩子都在家务农。他们将何六妹买来给大儿子当童养媳,等大儿子打工回来,就是他和何小妹的结婚之日。

起初,他们怕何六妹逃跑,就把何六妹关进一个小房间里,里面放有一张床,吃饭时外面就有人用钥匙打开门,把饭送进屋。

知道自己被拐卖的何六妹,深刻地意识到想要逃出去,首先必须要活下来。所以她从不反抗,当别人试探性问她,要不要走,她也摇摇头表示就呆在这里。

她知道没法信任任何人,她只能相信自己,她伪装成顺从和听话的样子,渐渐地取得了蔡家一家人的信任。她不但被准许在村里自由走动,甚至有时还被允许出村玩耍。

她也想过逃出去,但是她曾目睹过村里被拐卖来的女人逃跑后又被抓回来的下场。

那些村民用放牛的鞭子狠狠地抽打女人,一边打,还一边咒骂,“养不熟的畜生。”女人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都是伤痕。

这还只是算很轻的惩罚,有些女人甚至会被挑了脚筋、封住嘴捆在院子的大树上,任人参观。直至内心崩溃绝望,彻底断了跑出去的念头才放下来,再绑上手脚链关进小黑屋。

这些残忍的场面,曾化作噩梦在无数个难眠的夜里出现,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前,她不敢贸然出逃。

她花了两年时间去考察了村里大大小小的道路,哪里有桥,哪里有出口,她都将其一一刻在脑海里。

为了加深印象,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倒回去重新走一遍。在每晚睡觉之前,都要在脑海里把走过的路回想一遍。

白天,她要在蔡家人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乖巧样子,夜晚她才敢偷偷地流泪。

在极度的压抑和恐惧下,让她精神备受折磨,以至于她忘了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家乡到底在哪里。

每当她觉得崩溃的时候,她总会想起父母的好,想起母亲常给她唱的童谣。对家人的思念成为支撑何六妹唯一坚持下去的信念。

就这样,何六妹在蔡家苦苦熬了六年。

3、惊险逃脱

一天,蔡家夫妇把何六妹叫到跟前,告诉她,很快他们家大儿子就回来了。一回来,就安排他们俩结婚,结婚后得赶紧要娃,为他们蔡家传宗接代。

何六妹假装答应,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找机会离开了。

她不想一辈子的命运不明不白地被他人掌控,和一个根本没有感情的残疾人结婚,沦为生育工具。

在一个清晨,她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她跟蔡家人打招呼说要出门一趟,理由她早已编好,去附近村里的婆婆那儿,让她教自己些手工活儿。

蔡家人没有怀疑,因为何小妹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何况一直以来她都表现得十分规矩。

何小妹在村子里呆了六年,她见过太多村里人抓捕的手段。

当地村与村之间十分团结,方圆十里几乎都有亲戚,互相认识。村里没通公路,靠着双脚走路还没走多远就会被发现逮回去。

她知道如果被发现会有什么不堪的后果,既然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她绝对不能被抓回去。

她先是一口气跑出了村子,随后躲进了河边的芦苇丛中,等待时机再跑。夜晚天黑,根本看不清路。白天,出逃目标太显眼。她选择在凌晨出发,等天亮时又躲起来,饿了就喝河水,拔地里的萝卜吃。

她一路不知辗转了多少个地方,确保逃了很远才松口气,敢停下来。

身上没有钱,她到一个地方就在厂子里打零工,等赚够了路费再继续出发。可她因为不识字,加上年少被拐卖受尽了折磨,已经全然不记得家到底在哪个省,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只隐隐约约记得家在一个叫“白所”的地方。

仅凭这点信息,想找到家人,找到回家的路,无疑是大海捞针。寻亲之路艰难又漫长,她只能一边打工一边寻找。

4、漫长的寻亲之路

直到两年后,和一个来自重庆武隆的工友聊天,对方说他们的家乡有一个叫做“白果”的地方。

何六妹误将“白果”听成了“白所”,于是她攒了钱就去了重庆,等到那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家。

这时身上的钱也都花光了,身无分文的她流浪在重庆武隆的仙女山附近。庆幸的是她遇到了当地一位好心的婆婆收留了她。

婆婆家有一位小儿子叫做阿毛,和何六妹年纪相仿,母子俩都对这个捡来的姑娘很热心和照顾。这也让何六妹重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何六妹竟卸下防备,将自己被拐的遭遇告诉了阿毛母子俩,阿毛听后,告诉何六妹,会帮她一起寻找家人,还让她不要太辛苦。

听了阿毛的话,一直要强的何六妹竟没忍住眼泪,开始低声抽泣,随后又放声大哭。多年挣扎在被拐和寻亲的旋涡中,让她身心俱疲。这一刻,她也终于有了依靠。

何六妹选择停留了下来,没过多久就和阿毛结了婚,婚后生下一儿一女。

只是何六妹忘记了自己的真实姓名,没办法办理户口。她寻求警方帮助,但由于当时的技术有限,提供的线索又少,一直都无法办理。

19年后,一次恰好看到了电视上说户口可以补录,她抱着一丝希望,去了当地派出所。

也是这时,何六妹将隐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告诉了警方,希望能帮忙找到家人。但是她只知道自己的家乡在白所,具体在什么省份什么地方她不清楚。

除此之外,还记得弟弟的小名叫做小兰,大名叫何朝才。

民警根据何六妹的口音判断应该是贵州、云南方向的口音。于是在系统里锁定了省份,搜索何朝才的名字,经过几天的排查,终于找到了贵州黔南长顺县摆所镇的一户人家,和何六妹提供的信息很相符。

那户人家家里有个儿子叫做何朝才,小名也叫小兰。而且“摆所”与何六妹所说的“白所”的发音也很相似。

警方联系了当地派出所,确认那户人家确实早二十多年前丢失了一个女儿。随后在双方警察的帮助下,各自提取了血样做了DNA鉴定。

鉴定结果公布,两人的亲属关系成立。

得知结果的那一刻,何六妹已经泣不成声。

这一天,她等了整整27年。当初被拐走时才14岁,而她现在已经41岁,她终于能回家了。

5、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民警的帮助下,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何六妹喂了一声,那边的父亲语气哽咽,“是何六妹吗?”

“是爹吗?”

“别叫爹,是爸爸。快,叫爸爸。”

“爸爸,你们还好吗?我找你们找的好辛苦.....”

此时的父亲已经73岁的高龄,父亲告诉她,弟弟在外打工,而母亲,当初在她丢了之后,受不住打击就疯了。

何六妹痛哭起来,她自责又愧疚:“妈妈是为了我,如果不是为了我,她不会疯的。”

阔别27年后,一切都变了。好在一家人终于又可以团了圆。何六妹说,在有生之年,能再见上家人一面,她吃过的苦都值得。

在外地的弟弟得知姐姐回来了,他马不停蹄的从外地赶回家。他们相约在贵州的一处收费站见面。

再见到27年没见的弟弟,何六妹站在一旁不敢上前相认,她怕一时间绷不住情绪。这27年来,她日日夜夜念着他们,她忘了自己的名字,却仍把弟弟的名字牢记在心中,她好怕有一天连弟弟的名字都忘记,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弟弟说,这些年他跑去外地打工就是为了找姐姐,只要一赚到钱就去找,也因此耽误了婚姻。可他表示,他从没后悔过。把姐姐找到,母亲的病治好,是他多年来的心愿。把这些安顿好,他才会考虑自己。

他们一同坐上车,在曲折的山路里盘旋,几个小时后,终于到了何六妹日思夜想的家。

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和何六妹记忆中一模一样。木头房子,泥土墙,靠着山。

快要走进门口时,何六妹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她佝偻着身体,头发已经斑白。后脑勺带着一朵用白麻绳缠绕的奇怪花朵。见到何六妹时,她浑浊的眼睛立马光亮了许多。

看着母亲已变成了此番模样,何六妹既心疼又自责。

明明已经精神失常的妈妈,却还是感觉到了女儿的回归。她握住何六妹的手,一句你来了。现场的人,眼睛瞬间湿润了。

妈妈忘记了所有人却从未忘记过她,原来妈妈还记得。

何六妹拉起妈妈的手,唱起了当初妈妈总唱给她的那首名谣,“一个桌子,四个方,一把筷子是十双......”

这堆积折磨了二十七年的思念、无助、无人可诉,无人可解。终于在此刻化成源远流长的爱意。

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的父亲,早已精心准备好了一大桌子菜,一家人也终于迎来了27年后的大团圆。

nba官方中文网 http://www.xinzhiliao.com/zx/jianshen/3541.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山河令免费观看,男性延时喷剂排名,股票分析网,
  • 编辑:苟世力
  • 相关文章